azwssxa

这里有一个红雅群~

#注意避雷#
姐妹、百合cp


看了狐妖小红娘,想必有的人会注意到雅雅红红这对cp。
她们的经历十分让人揪心。
就我个人来讲,我也是支持官配的。
奈何雅雅她太执着,那么多次红红出现在她面前,就差一点点就能触碰到她。
五百年的守候与执着,还为了转世而费力。
每次想到我都觉得特难受。

而且这对cp的粮太少了(╥﹏╥)
建了一个群希望能找到同好,至少能交流交流。
亲情向百合向的都超好。

群聊号码:439034791

热烈欢迎!!!ε=ε=(ノ≧∇≦)ノ

欢迎加入凯莫(凯莎和莫甘娜/凉冰)cp交流群!

注意避雷,此为百合兼骨科cp
不喜勿喷!
请理智对待!




欢迎加入凯莫交流群,群聊号码:205811740

在雄兵连里凯莎和莫甘娜都是非常有魅力的人,两个人在一起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十分期待了!

在这里小伙伴们可以放飞自我,一起讨论剧情,一起往城市边缘开~

非常欢迎!!

爱你们!!

加群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原创】【肖根】我们曾相遇

      夜幕降临。


      这座小院落渐渐亮起了灯,成为这路途中不多的光亮。


      Shaw茫然地看着车外,不断倒退的景色已经笼罩了一层黑色。

 

      悲剧已经发生,人却迟迟无法接受。


       

       以往,虽然Shaw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或面无表情,但是父亲通常都会化解尴尬,用无声的爱包容着她,温暖的感觉会缭绕在心里,那是她少数可以体会到心中有异样的感觉在萌发的时候。

 

       就像在她内心坚冰的夹缝中,真的有颗不畏严寒的种子,只是被寒冰包围着而已。

 

       直到大概前方几千米处出现了一个写有“前方为断崖,禁止通行”的大牌子,以及一条横亘在那边的长长的拦截线。Shaw的视力很好,在这暮色中仍能看清一切,而多年后的她无疑在无数行动中证明了这一点。


      

       车子在此时右转,一座远远的发着光的院落渐渐进入视野。


      

       那便是Shaw此行的目的地。


      

        不久,Shaw到达了福利院,在那位善良的消防员的帮助下,一切都安顿得很快。当晚她因为这一天的忙碌,疲倦入侵了大脑,很快便入睡了。

 

      因为有和父亲晨跑的习惯,她醒得很早。不过当她想询问能否绕着福利院小小的院落跑几圈时,却被那位管理者训了一通,还说她多事。Shaw只感到愤怒,她露出像父亲车祸时的茫然神情,也许,她该感到委屈或失望?最后,她面无表情,冷淡地点点头。


      

       可她只会面无表情,只会冷淡地点头。


      

        很快,就在她数到第86只蚂蚁时,Shaw又迎来了另一个挑战------令人作呕、难以下咽的饭菜。


      

       随着人群的方向Shaw来到了食堂。眼看着不堪入目的一团糨糊,烂掉的菜叶,她想站起来就跑,胃里却一阵紧缩,发出讨食的声响,最终饥饿的本能拴住了她的腿。


      

        她犹疑地拿起勺子,吃下第一口不知是否能称得上食物的味道通过舌头上的味蕾传达到大脑。


      

       于是刚感觉到想要呕吐的感觉时,Shaw就一下子吐了出来。


      

       令人作呕的新生活就这样在纽约一处偏僻的福利院中开始了。

 

       Shaw抿抿嘴,忽地想起了父亲做的烤肉。


        

 

      过了几年,Shaw不会再饿着肚子了。

 

        福利院的饭也并不是没有比较好的,只是有些孩子可以享受到,显然Shaw并不在这一行列,但管它呢,反正她填饱了肚子。

 

       这里管理地并不是很严,再加上院落的围墙早已杂草丛生,破败不堪。Shaw常常溜出去,利用父亲交给她的技巧打两只兔子。

 

       偶尔她会跑到断崖那里去,那下面仍是一眼望不尽的山,长满了树。

 

        视角很好,很美。

 

       她或坐或站在崖边,这样会让她觉得与父亲离的很近。

 

      只需要一步。

 

 

       “你是谁?”Shaw问,被问的人正好坐在了那个崖边的凹槽里,那也是Shaw每次来坐的位置。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巨大的太阳就在那边的山头,仿佛众神回归天国的最后期限就在太阳落山之前,这处断崖便是连接着天堂的最后目的地。

 

        被问的人有着及肩的金色头发,耳畔呼啸着风,Shaw黑曜石般的瞳孔里映出随着金发摆动的光。

 

        “Hanna。”金发女孩面无表情地张口,缓缓站起身来,Shaw这才发现她比自己高出了一头多。

 

      “I’m Shaw。”她回答。

 

      两人对视良久,似乎真的有神力将这一刻定格,并且通过眼睛把两人的灵魂捆绑在了一起。

 

       小小的Shaw还不明白什么叫做孤独,即使成为特工后,她更是享受独身一人。

 

        但Samantha懂,她处理完童年好友的事情后,便开始了东走西奔的生活,除了上课和日常必须的谈话之外,她几乎不怎么说话。在接了几单杀生意后,她更是沉默寡言。可她喜欢孤独,世上的人类不过是一行又一行的错误代码,她拥有极高的智慧,灵巧地游走在这其中生存。她虽觉得自己也是破破烂烂的,但是却不屑与其为伍。

 

       可在对视的时候,两人都分明感到一种奇异的感觉。

 

       她们的灵魂有了羁绊。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这里找我的朋友,她……这里离天上很近。那你呢?”

 

     “我来找我的父亲,他在天堂。”

 

     “看来…...我们同路啊。”

 

     “嗯,不过你确定你还想去吗?”

 

     “我大概和你想的差不多。”

 

     “那就活着。”

 

     “我想,我以后就叫Root了。”

 

 

 

        多年之后,Root看见那份靛蓝特工的资料时,她正翘着二郎腿,嘴里啃着苹果。“嗯?这个小屁孩长这么大了?”

 

        杀手小姐的眼神似乎黏在了那张脸上面,“还挺好看。”她漫不经心地往后翻她的照片,忽地一皱眉,目光扫到了Shaw胸前,“不对,这也太……”

 

 

       于是她慢慢举起电熨斗,架在了毫不知情的特工身上,“我可是你的大粉丝哦。”

 

       褐发女士脸上的调笑(与嫉妒)再明显不过,“看来我们在一起会很有趣的。”

 

       “其实我很享受的。” 极为无辜的特工略有无奈。

 

 

 

……………..

Shaw:你当年不是说你叫Hanna吗?

Root:你还记得哦,那你怎么没认出来我?

Shaw:你染了发,何况以我当时的年龄要是能认出来那才是有鬼呢。

Root:灵魂!你没有感受到灵魂的悸动吗??!

Shaw:没感觉。

Root(委屈地瘪嘴):我的电击枪呢?

才不是被胁迫的Shaw:其实……有那么一点。

 

 

排版什么的......请自动忽略吧。

明天中午就要回学校了......好气哦。

欢迎捉虫

 

I just couldn't bear it if anyone hurt you .

AA天使家的大锤爱吃牌熨斗:

我曾经以为你是无所不能的,Lovely。

我想你。